【ADHD改善】好爸爸為照顧ADHD兒子 不惜辭去心愛工作轉做全職爸爸

【ADHD改善】好爸爸為照顧ADHD兒子 不惜辭去心愛工作轉做全職爸爸

健康頻道
ByGiann on 29 Jul 2020 Deputy Managing Editor

家長對兒女的愛從來都是令人動容,很多爸爸媽媽永遠將小朋友放在第一位,甚至犧牲個人的喜好、事業等。徐嘉輝,是一個患有專注力不足/過度活躍症 (ADHD) 學童的爸爸,為了兒子,他不惜辭去心愛的工作,轉做全職爸爸照顧孩子。「當孩子需要我時,我願意選擇放低,我同我老闆講,你可以搵到第二個人取代我,但我係爸爸呢個角色,我搵唔到第二個人取代。」

ADHD 大使徐嘉輝先生分享,在未知道兒子患有 ADHD 時,曾經因兒子經常在學校遇到學習困難、欠交功課問題等而大動肝火責罵兒子。
Photo from 專注不足/過度活躍症(香港)協會

專注不足/過度活躍症(香港)協會早前舉辦了第一屆傑出 AD/HD 大使選舉,並選出三位照顧者為本屆大使,希望透過三位分享自身經歷過的困擾和壓力,以及如何跨越這些難關,鼓勵其他同路人,面對和尋求方法助孩子和自身走出困境。徐嘉輝先生就是其中一位 ADHD 大使。

徐先生分享,在未知道兒子患有 ADHD 時,曾經因兒子經常在學校遇到學習困難、欠交功課問題等而大動肝火責罵兒子。後來兒子確診 ADHD 後,再一步步了解此病,並積極為兒子尋求治療方法,包括藥物治療及行為治療,更為兒子辭去工作,擔任全職爸爸照顧孩子。「其實佢自己都唔開心,要了解佢、聆聽佢。當孩子需要我時,我願意放低工作,我係爸爸呢個角色,搵唔到第二個人取代。」

先生稱,疫情下會為孩子安排一些時間「放電」,他建議家長可以嘗試和孩子玩桌上遊戲(Broad Game),既可留在家中消磨時間,又是益智遊戲。他亦建議家長自身也要適時放鬆,不要過份緊張或希望改變孩子。

徐先生稱,疫情下會為孩子安排一些時間「放電」。
Photo from 專注不足/過度活躍症(香港)協會

另一位 ADHD 大使羅凱欣小姐表示,其小兒子在升小學時,做功課完全無法「坐定定」,又被老師投訴兒子經常忘記抄寫手冊、身體不斷郁動、不集中聽課、無法跟從老師安排小組活動。羅小姐當時為此與兒子時有爭拗,連帶自己情緒亦不穩定,甚至影響工作。直至兒子小二時,兒子確診 ADHD,並開始藥物治療。藥物治療有助兒子改善行為,她亦同時為兒子安排小組訓練。

廣告
廣告

現在羅小姐鬆一口氣,她和兒子的情緒和關係也有明顯的改善。羅小姐認為,選擇一間關愛孩子、懂得照顧 ADHD 學童的學校很重要,「囝囝自從轉校後便變得開心,更指要當第一個上學的學生,這個轉變對作為母親的我來說特別窩心。現時疫情之下,雖然孩子的學習也有受影響,不過也不會給予過大壓力,盡量希望保持良好的親子關係,亦會安排一些他喜歡的活動在家中消磨時間,如砌積木。」 

另一位 ADHD 大使羅凱欣小姐表示,其小兒子在升小學時,做功課完全無法「坐定定」。
Photo from 專注不足/過度活躍症(香港)協會

ADHD 屬腦部疾病,孩子、照顧者同樣受到莫大影響。有調查指,全球兒童 ADHD 的發病率約為 3%-7%,估計本港約有逾四萬名兒童及青少年患者。患者可能經常打斷別人說話、無法安坐、過於愛說話、亦較容易與他人產生磨擦等,亦可能受症狀影響而未能發揮應有表現,令患者沒有自信、焦慮及抑鬱,也會容易與家人爭執。身為照顧者,家長會身心俱疲,既感到難於與孩子溝通,亦會一火如何照顧好孩子,使照顧者陷入巨大的心理壓力,嚴重影響自身、孩子、以至家庭關係。

專注不足/過度活躍症(香港)協會主席伍敏姿女士認為,及早診治是重中之重,而藥物治療、行為治療與家校合作均擔當重要的角色。她希望醫管局能及早協助 AD/HD 孩子達至「零輪候」,包括開展針對所有在學兒童的公私營合作(PPP)計劃、增聘兒童精神科專科醫生及加緊培訓精神科的醫護人員、於中小學成立校本跨界別專業支援團隊等。

疫情期間,伍敏姿提醒,課後支援和康復訓練大減,加上長期在家中,生活規律被打亂,家長與病童摩擦變多,她提醒家長不要因為孩子不用上學而減藥或停藥,而到了暑假,也需要給孩子放鬆休息的時間。

Text:Mami Editorial

Share to Facebook